<form id="pz351"></form>
          <address id="pz351"></address>

                • 中共新鄉市委門戶網站

                • 新鄉日報社承辦

                • 注冊

                • 登陸

                • 設為首頁

                首頁 > 名品匯 > 正文

                  江蘇揚中市,長江中的小沙洲。昔日平靜的小島突然成為“熔噴布之鄉”,這為外界始料不及。

                  市場是敏銳的,優化資源配置,提高熔噴布產能。但疫情像一個放大鏡,暴露出巨大利益驅動下生產無序、價格暴漲等產業鏈亂象,特別是劣貨充斥,產品質量堪憂。

                  熔噴布是口罩起防護作用的核心材料,企業必須嚴格按照標準有序合規開展生產經營,產品質量要經受得起嚴格的監管。

                  4月26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就加強醫療防控物資出口質量監管工作情況舉行發布會。全國打擊侵權假冒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甘霖表示,繼續保持打擊制售假冒偽劣防護用品的高壓態勢,使危害人民生命健康權益、擾亂市場秩序的違法者付出應有的代價。

                  一座小島的“冰火”兩重天

                  從天堂到地獄,或許就在一夜之間。

                  4月上旬,揚中當地最大酒樓門前的路上停著一排排掛著外地車牌的車輛,包括江蘇省內其他城市及浙、滬、皖周邊地區和魯、豫、冀等地。操著不同口音的人們都在討論同一件事:熔噴布。

                  疫情之前,熔噴布價格不到2.0萬元/噸。疫情期間,口罩需求飆升,熔噴布供不應求,價格猛漲,半天更新一次報價,甚至到了70萬元/噸。盡管如此高價,熔噴布也會被瞬間賣出。以一噸熔噴布價格60萬元為例,可以生產N95口罩35萬只,加上機器折舊、耗材等,一只N95口罩成本是3.5元。疫情期間,中間商收購價為6元/只,一只口罩利潤2.5元,一噸熔噴布生產成口罩可以賺80多萬元。

                  于是,揚中當地的中小企業甚至家庭作坊一哄而上生產熔噴布。即便在設備價格翻了幾倍的情況下,還能大賺——投入一條生產線不到100萬元,當地人稱為“小熔噴”機器,生產的產品連90級也達不到,正常的合乎標準產品應該95級以上。每天產出200公斤,兩周就可以收回成本。之后,每天就是“印鈔票”了,日賺5萬-8萬元,當地流傳因此誕生了多個千萬富翁。

                  “一夜暴富”似乎輕而易舉。一臺普通擠出機、兩個模頭、PP纖維料,再加上變壓器、滾筒等,設備在當地很容易買到。再找人把機器調試好,生產線就完成了,當天可以出貨。同時,根本不需要銷售人員,嗅覺靈敏的中間商以及下游口罩廠家會主動找上門,甚至先付保證金才能供貨。關系好的也必須全款交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有時還需要預約排隊。擁有34萬人口的縣級市揚中,登記注冊涉及熔噴無紡布企業達到800余家。

                  市場就是這么神奇,自然形成社會分工和交易網絡——提供聚丙烯原料、各種設備的供應商以及機器調試人員、物流運輸、中間商收購……

                  瘋狂的不僅是熔噴布,生產熔噴布的擠出機設備也從2萬元/臺飆升到20萬元/臺。95級以上熔噴布更是從8萬元/噸漲到60多萬元/噸。當天的貨,前一天就預定了。當地人調侃,只要看到眼圈發黑的人,基本屬于“家里做熔噴布的”。

                  原料、熔噴布、生產設備、口罩機,一條產業鏈都像“觸電”的感覺。正是這種無序、井噴式的增長,導致了產品良莠不齊。4月10日,揚中市場監管局對當地8家熔噴布企業的抽查結果顯示,其中只有3家企業的產品,細菌過濾效率符合95%以上的標準,過濾效率最差的僅有39.4%。

                  一窩蜂加入熔噴布生產,卻因環境、質量堪憂被曝光,當地政府重拳出招、高壓整治。目前,揚中域內全部相關作坊及工廠均被關停。“休克療法”讓揚中熔噴布市場一夜之間崩潰。

                  大家都預感到這一天會到來,但又不相信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4月11日,揚中市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將對當地熔噴布亂象進行集中整治。4月17日,揚中市政府一紙公告,令沉浸在熔噴布發財狂熱中的人們猛然停了下來。當地祭出最嚴的整治舉措,從最初的“家庭作坊一律取締”,到后來的“所有廠房和作坊一律關閉”,意在回應此前“制假造假、暴利、黑心作坊”的大量質疑。

                  一周內,當地擠出機的價格下跌超過50%,原來20萬元購入的幾萬元就賣掉。一些周邊地區的人涌入揚中,低價收購機器,希望能復制揚中的神話。一位熔噴布老板說,相關作坊和企業該撤的已撤,該轉的已轉。

                  整頓之前,揚中熔噴布日產能達到70噸,質量參差不齊,大量劣貨充斥,讓人堪憂。中國證券報記者了解到,盡管揚中市內還能夠找到少量的熔噴布,但運不出去。當地政府在各個交通要點都設了卡,沒有正規手續的熔噴布運不出去。

                  價格雙軌制帶來“盈利空間”

                  中國證券報記者了解到,受政府管控的熔噴布市場,以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的貨源為主,價格遠低于市場價,且承諾不漲價;而管控外的熔噴布市場上,價格炒到60萬-70萬元/噸。同樣一種商品,兩個市場,兩個價格體系。

                  疫情期間,隨著熔噴布價格上漲,口罩價格水漲船高,政府開始嚴格限制醫用口罩的價格。國有大型企業承擔社會責任,保持熔噴布不漲價、不斷供。于是,熔噴布市場出現了價格雙軌制的現象,即“二元價格”體系。

                  中石化表示,中石化生產的熔噴布均“定向供應”,從未委托給其他單位或個人銷售,其他渠道廣泛流傳售賣中石化熔噴布的消息均為假信息。

                  揚中的熔噴布市場“冰凍”了,周邊的企業又加入進來?捎^的利潤,并不復雜的生產線,原本低端的口罩行業,一舉成為快速賺錢的行當。小眾的熔噴布成為眾人皆知的緊俏商品。

                  江蘇江陰市下面的周莊鎮,僅有證的熔噴布企業就達到100多家,還有部分無證的作坊。中國證券報記者了解到,目前95級產品價格仍達到65萬元/噸,90級以下的價格有所松動,但也要40萬元/噸。

                  “感覺有點晚了,早兩個月就好了。”一個新加入口罩生產的老板有點忐忑,他新買的口罩機120萬元,等了15天到貨安裝。他說,平面口罩利潤已經下滑,目前N95口罩還有一定利潤空間。

                  目前,市場上的熔噴布價格并未大幅下降,但下游的口罩價格下滑明顯。隨著疫情好轉,N95口罩出廠價目前降到5元/只,而之前甚至達到10元/只;民用口罩價格更是一路下跌,目前出廠價為0.5元-0.6元/只,而之前最高達到2.5元/只,成本只有0.3元/只。

                  “疫情像一個放大鏡,暴露出來的是產業問題,需要提高的是對于產品質量的監管,無論是對大企業還是小企業,監管應該越來越嚴格。”江陰市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熔噴布價格畸高、亂象叢生,與大量的小作坊生產有一定關系。生產分散,不易監管,質量良莠不齊;而中間商過多,導致哄抬熔噴布價格。如果市場需求不改變,這種狀態短期內無法改變。只有需求和供給平衡了,價格才會恢復到平常水平。

                  據了解,以國企為主力的熔噴布正規供給,目前遠遠滿足不了市場需求,多采取定向供應。較長的投資周期與較高的建設成本,使熔噴布很難短時間供應充足。

                  根據中國產業用紡織品行業協會紡粘法非織造布分會統計,2018年中國熔噴法非織造布生產能力為83240噸,實際產量為53523噸。在疫情之下,這一產量遠遠不足,供小于求,價格隨之上漲。

                  天眼查數據顯示,截至4月24日,我國經營范圍含“熔噴”的企業有4477家,2020年以來新增2638家。

                  正規軍加碼熔噴布產能

                  4月24日,中國石化方面有關負責人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截至目前,中國石化生產的熔噴布僅定向供應北京和湖北兩地,尚未委托給其他單位進行銷售,“網上的大量貨源消息顯然不真實,我們只能在線打假”。

                  上述負責人告訴記者,根據4月初的統計,國內熔噴布產能約18萬噸,折合500噸/日。截至目前,中國石化的熔噴布日產量為16.5噸,即使到5月底16條熔噴布生產線全部投產,再加上控股企業的5噸/天產能,中國石化熔噴布產能也只有35噸/天。

                  近期中小型口罩生產企業激增,造成熔噴布被爭搶。一位接近中石化的業內人士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3月份以來,我國一天出口的口罩1.2億只以上。據測算,通過各種花樣走私出口的量要遠遠大于這個數。此外,按目前人員流動和出行所需,國內口罩日均需求大約在4億只到5億只。所以,口罩的超級暴利暫時還下不來,做“低濾效熔噴布及口罩”的還是不少,“劣質熔噴布以35萬-60萬元/噸的價格出售,這樣的獲利機會,足夠讓這些人鋌而走險。”

                  如何緩解供給緊張的狀況,中石化有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從中國石化的工作實踐來看,為增加口罩供給,增加口罩生產線、增加熔噴布裝置固然重要,但面對“小口罩產品”“長產業鏈條”的現實,應當聚焦“聚丙烯專用基料-熔噴料-熔噴布-口罩”產業鏈協作,提升產業鏈運轉效能。要解決醫衛產品在應急狀況下的供給緊張問題,長遠看還需立足統籌謀劃,加大日常儲備。“為了增產熔噴布,未來中國石化總計將建成16條熔噴布生產線,現已投產10條。其中,燕山石化已投產4條生產線,儀征化纖已投產6條生產線。”這位負責人稱。

                  上市公司也積極踐行社會責任。2020年春節泰達股份旗下公司泰達潔凈170多名員工三班倒,5條生產線每天生產出中國近一半的口罩濾材——“泰達芯”。作為“首批國家重要防疫物資保障單位”,公司產出的“泰達芯”平鋪開來可繞赤道兩圈多。

                  截至4月15日,泰達潔凈累計生產口罩濾材813.69噸,可供生產平面口罩6.32億只、N95口罩6347萬只,每三只口罩就有一只包含“泰達芯”。針對熔噴布價格高漲的原因,泰達潔凈常務副總經理謝敬偉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需求量增大主要由于前期口罩廠新增很多?谡謴S投資較小、技術門檻較低?谡稚a廠家陸續達產,都開始購買熔噴布,使得需求量暴增。

                  謝敬偉表示,目前上線了很多熔噴設備,但要達到符合N95、N99口罩要求的熔噴材料,這些緊急上線的熔噴設備絕大部分都做不到。

                  此外,謝敬偉表示,熔噴布的應用領域廣泛,每個領域都有相應的技術指標和產品標準,倉促步入這一行業,走捷徑容易迷路。熔噴布領域的亂象,在于倉促上線的口罩廠家缺乏專業知識,對口罩標準不太了解。實際上,小口罩有大學問,做好一只口罩需要滿足很多條件,標準也很多。除了關注較多的過濾效率,呼吸阻力、血透等方面都有標準。尤其是醫用防護口罩,一定壓力下的血液噴濺不能穿透口罩,同時泄漏率、密合性均需達到標準。因此,口罩質量應全項檢驗,全項合格才算合格,只檢測過濾效率這項指標不符合標準。

                  道恩股份是國內最大的PP熔噴料供應商。公司董秘王有慶接受中國證券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公司24小時滿負荷生產,通過增產擴產、改造轉產,截至4月21日母公司日產量從春節后最初的120噸/天提高到460噸/天。此外,公司與大韓油化工業株式會社合資成立的大韓道恩(上海)公司轉產增產,在原來日產量15噸的基礎上,擴大到日產量70噸?毓勺庸竞栃虏娜债a量已達到20噸。

                  道恩股份的上游是大型煉化公司,下游是熔噴布生產廠家,再向下延伸就是口罩生產商。“目前上游供應充足、穩定?谡植籍a業鏈卡在熔噴料、熔噴布中游廠家。”王有慶認為,主要是產能有限,用于口罩布的聚丙烯熔噴料不同于其他用途的熔噴料,口罩布熔噴料要求具有穩定的高流動、攜靜電保護、抗菌、低氣味、灰分低、無其他產物殘留等。這就使得要在短期內通過設備改造來增產難度很大,極具挑戰性。

                  國內許多原本不做口罩的企業開始生產口罩,如果疫情結束,是否會造成產能過剩、供過于求的局面?王有慶認為,疫情蔓延,短期口罩需求暴增,打破了口罩產業鏈的供需平衡。疫情過后,直接生產口罩的企業會出現供過于求局面,但上游原料企業、中游熔噴料、熔噴布生產企業可以通過產能調節和產品切換,不會出現產能過剩的情況。因為熔噴料、熔噴布除了用于口罩,還廣泛用于尿不濕、衛生巾、保溫隔音材料、過濾材料等領域。

                責任編輯:李昕

                關于 的新聞

                關于新鄉網 - 聯系方式 - 集團簡介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Xinxiang Newspapering Network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新鄉日報社 版權所有 豫ICP備05023767號-1

                未經書面特別授權,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

                電話:3046692 民生熱線:3331100 站長統計

                河南省“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專項整治工作 舉報熱線:0371-65598032 舉報網站:www.henanjubao.com

                本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373)3833712 舉報信箱:251077185@qq.com 郵編:453000

                分分快三最准全天计划